2 2

分享

太陽出來之後

自由 更生 個性命運

空間的開闊 有時代表生存更艱難


影片與太陽無關  翻譯得不好,英文片名較符合電影!
電影《太陽出來之後》劇情故事描述,一名中年的前黑幫成員三上正夫(役所廣司 飾),因謀殺罪入獄 13 年,出獄後的他為了適應社會、找工作、與人交流及習慣自由之身而苦惱,同時也一心一意尋找在小時候分散的母親。在尋找母親的過程中,他遇到了願意幫助他的人們,也終於在主流社會找到一席之地,然而習慣封閉空間的監獄,一旦生活在所謂「自由自在的社會」卻是如此艱難的過程……
改編自日本文學界重要獎項直木賞得主,佐木隆三的原著小說《身分帳》,而知名才女導演西川美和也師承名導是枝裕,用作品反映並關懷社會中的弱勢,她說:「讀到這本小說我才驚覺,一個曾經偏離正軌的人要回歸正常生活有多麼不容易,這個社會真的願意給人們第二次機會嗎?」
三上正夫出獄後和觀護人吃飯時電視正播著被丟棄的嬰兒趨勢。觀護人覺得那些媽媽有不得已苦衷與其二人受苦倒不如一人苦將嬰兒送給愛的人,主角卻不以為人說:人又不是貓狗怎可這樣?。想到自己被母親遺棄在孤兒院,是後來造就性格,與走入歧途的源頭。但愛面子,又要保護母親,總說媽媽會來接他,是自己逃跑了!
大家都好奇他入獄前做啥工作怎會加入幫派?他覺得莫名的回:「你們難道不希望做是被誇獎、被重視」;反倒在自由的社會大家都因為他的經驗歧視,找工作到處碰壁。
最後養老院的工作,下定了決心,不讓關愛的人失望,卻也要使出洪荒之力壓抑自己正義的暴力。
童年被遺棄;少年反社會,進出牢獄半生;終於融入正常社會,學會忍耐壓抑自己因為不平的暴躁,學著克制衝動,看似才要開始的幸福,卻就終結了!人醫生是為了不凡奮鬥還是要為平凡鬥爭?!最後握著、看著是一把在暴雨前採下絢爛的波斯菊。
波斯菊被藏族視為象徵著愛與吉祥的聖潔之花, 藏族人們稱它為格桑在藏語裡是幸福的意思, 所以也叫幸福花。波斯菊的花語是如少女真實的心,純情, 代表高傲、非凡、清潔、高潔、自由、永遠快樂。
在世界各國更生人都是更生不易。不是對自由空氣過敏,也不是開闊的空間讓人窒息,是外面這些自由人,他們的成見,讓人不易歸零。所以更生人回籠的比例一向都高。如果整個社會沒做好準備接納、鼓勵,對更生的他們或者社會,波斯菊只能是個夢!諷刺的是我們對政客的謊言或者犯罪始終較健忘!
#自由  #更生  #個性命運 
分類:影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藏則否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