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分享

被遺忘的幸福

失憶
被遺忘的幸福(What they had)​
罹患阿茲海默症的母親,某日在暴風雪中失蹤。住在加州的布莉姬,連忙帶女兒趕回到芝加哥老家探望。離家多年的布莉姬,看到母親的病情而深感自責。她夾在主張把母親送去療養院的哥哥,以及堅持要將妻子留在家中的爸爸之間。她感到無所適從,卻掙扎地想要找出皆大歡喜的方法。然而隨著母親病情惡化,家人之間的關係也愈來愈劍拔弩張,使得照顧母親的責任變得更加艱難…。​
 一般人聽到阿茲海默症,首先會想起「老人痴呆」,當事者記憶日漸模糊,提醒旁邊的人記憶是何等寶貴的禮物,沒有了記憶,我們還剩下些什麼?漸漸忘了家人、錯認。時而清醒、時而混亂的時空觀念,讓照顧者心疲力盡,有時也爆笑。對家人尤其是旁邊照顧者,這當然是一段令人心碎的旅程。電影中這樣歷程讓家族重聚、爭吵,卻也強迫我們正視一直不願面對的心結。導演認為這是一部描寫「永恆之愛」的電影:「作品描繪一對恩愛夫妻,逐漸失去他們共同打造的生活。同時,這也是一部關於母女、家庭,以及一個女人如何學會『愛自己』的故事。」​
「What they had」對大部分的我們,只有在一起時,剛好有段對話時間。可能在年節團聚;或親人因病,大家回憶;或者守靈時想著與亡者過去的點滴。我們會想起曾經擁有的幸福。就像片中的爸爸多次強調天主教的婚姻觀,雖然有困難但愛就是承諾,就是不放手。甚至趕在送走失智的媽媽前早走一步,那夜失智媽媽躺在床上清醒地說;「現在走剛剛好,若早一點我會太想念,再晚一點我會忘了」。​
布莉姬強調自己是寂寞,她說寂寞是夜半常睡不著想著:「想著,人生就這樣了!旁邊的人應也是如是想吧?沒想到旁邊的人睡得熟,這就是寂寞」很多家庭也像她的家,只關心事,不再在乎家人的感受,只有責任已無關愛。剛開始怪父親幫她決定的婚姻,這段旅程也決定為自己的愛做出決定!​
有時,一個家庭的危機,可能會讓每個成員的生活,搞得雞飛狗跳,一團混亂,但卻也是一個契機,讓我們重新檢視自己的選擇與生活。就像這次的疫情,混亂了原來的工作生活步調,甚至重新檢視人與人的距離,不也讓我們思索:「若這是常態,我該如何歸零?再找到平衡!」​
如果說病痛,讓我們成為更完整的人;那麼失憶,可能就是讓我們變成更幸福的人!​每個人都有"曾經擁有的",只是當我們要回家時,得減輕包袱,所以慢慢遺忘!
#失憶 
分類:影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家之途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