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活出尊嚴

讀"看不見的珍貴​"  渡邊和子
特蕾莎修女在1984的日本講演,剛結束,一位男性聽眾站起來提問。客氣的,先對特蕾莎修女及所從事的工作表達了崇敬之情,「有一件事我想不通」,他接著說,「你們去的地方,醫藥用品和人手嚴重不足,為什麼把這麼珍貴的東西,用在毫無任何生還希望的人身上呢?」。​
特蕾莎 安寧 醫藥尊嚴 還其本然
言外之意:“這不是浪費嗎?”問題非常簡單質樸,修女的回答也非常清晰明瞭。 「被帶到我們『死亡家園』的人,大都是在路邊等死的無家可歸者。他們來到我們的家園',接受生來從未接受過的治療與關懷,過幾天,有的只是數小時,就迎來了他們人生的終點。而他們每一個人臨走之前,都會說一聲“謝謝。”」 修女的意思是,這些人降生人世並非本人所願,在人世間被視為累贅,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他們增恨世人,增恨自己的母親,甚至憎恨沒有顧及自己的命運,而死前最後一句話卻是“謝謝”這些醫藥用品,可能不會有比這更有“尊嚴”的用途。​
說完,修女有感而發,輕聲說:“It' s so beautiful.(太美麗了)”然後靜靜地說道:“人,生固然寶貴。死,特別是有尊嚴地迎來死亡,也是非常寶貴的事情。”​
思​
​以往,我們覺得死前別插一堆管子,痛苦延長生命。是沒尊嚴的,人的最後一段路不該如此!​
​細想什麼是醫藥的尊嚴?什麼是生命的尊嚴?​
​國家有國家尊嚴,所以元首見面,即使會說對方語言,也說著本國語,再透過翻譯傳達;國家雖小,但也有自己的格調,不須看人臉色,更不可厚顏稱人大哥哥!​
​工作也有其尊嚴,以前我老師說他希望能死在講台上,最後一刻,仍在乎自己使命。後來,雖沒在在講台上倒下,卻也倒在書桌前。為學生留下典範。​
​一個朋友投身警察工作多年後,說他不幹了。原因是當時想維持社會正義,除暴安良。不是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對的事,還會被唾棄很沒尊嚴。​
​顯然不同位置的職責與角色,都會有所謂的尊嚴。醫生有醫生的;病人有病人的;老師有老師的尊嚴。那麼將死之人的尊嚴,是什麼?什麼是還汝一個人的本色?​
​從修女服務將死之人的見證,讓一生都怨氣之人,斷氣前,感受一點擁抱的溫暖;能用醫藥,除掉臨終前的痛苦,並享受關懷。此時的醫療,不是在康復疾病,而是喚出生命本然的溫暖、感恩。微笑奔赴下一段旅程!​
特蕾莎 安寧 醫藥尊嚴 還其本然
「醫院」的英文是Hospital這個字,但是在醫學非常不發達的時候,生病很少透過醫療而改善,因此醫院是怎麼來的?​
​在昔日醫院的大門,上面寫著「HOTEL-DIEU」(即法文Hôtel-Dieu ),不禁令人疑惑當年病人住的是醫院(Hospital)還是旅館(Hotel)?是醫療還是招待撫慰?​
​"Hôtel-Dieu"法文原意為「上帝的旅店(hostel of God)」,在古代法國每個城鎮的主要醫院均稱為Hôtel-Dieu,至今在法國以及加拿大法語區仍有多家醫院保留此一稱呼。​
​刷完掛號卡,您是到「上帝的旅店」?有溫暖的撫慰。還是充滿牛鬼蛇神,剝皮切割的地獄?!請還醫藥的尊嚴!!!​
#特蕾莎  #安寧  #醫藥尊嚴  #還其本然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直呼其名的教導
  • 下一篇
  • 時時安頓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