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掛起來風乾

人文的課程
聽著指名道姓的批評
嗯  你會死得很難看
不行扣板機  也無法放下
那就先微笑  很僵硬的讓肌肉拉開
看著懸置糾結的一團
想 怎會這樣 ? 第一個"抽搐"從那開始?
大師在想啥?處理得
恐怕得風乾一陣子
看著送溫暖的一群人
也望著冷漠的多數
我還在想"人文團體是什麼?""動物園又是啥?"
真荒謬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