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吾誰與歸


岳陽樓記
               范仲淹          
      慶曆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
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俱興,
乃重修岳陽樓, 增其舊制,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
屬予作文以記之。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
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
朝暉夕陰,氣象萬千;
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前人之述備矣。
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騷人,
多會於此,覽物之情,得無異乎?
       若夫霪雨霏霏,連月不開;
陰風怒號,濁浪排空;
日星隱耀,山嶽潛形;
商旅不行,檣傾楫摧;
薄暮冥冥,虎嘯猿啼;
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
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
      至若春和景明,波瀾不驚,
上下天光,一碧萬頃;
沙鷗翔集,錦鱗游泳,
岸芷汀蘭,鬱鬱青青。
而或長煙一空,皓月千里,
浮光躍金,靜影沉璧,
漁歌互答,此樂何極!
登斯樓也,則有心曠神怡,
寵辱皆忘,把酒臨風,
其喜洋洋者矣。
      嗟夫!
予嘗求古仁人之心,或異二者之爲,
何哉?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
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是進亦憂,退亦憂;
然則何時而樂耶?
其必曰:
先天下之憂而憂,
後天下之樂而樂歟!
噫!微斯人,吾誰與歸!
秋天是易感懷的季節
如同陰雨天的岳陽樓和天氣晴朗時的景致
如此不同  就給人不同的心情與聯想
但聖賢的的心
卻 能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
始終以天下為念
今日 
若問天下是誰?
可有仁人?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