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人小善 君子小過

臣聞為人君者,在乎善善而惡惡,近君子而遠小人。善善明,則君子進矣;惡惡著,
則小人退矣。近君子,則朝無秕政;遠小人,則聽不私邪。小人非無小善,君子非無小
過。君子小過,蓋白玉之微瑕;小人小善,乃鉛刀之一割。鉛刀一割,良工之所不重,
小善不足以掩眾惡也;白玉微瑕,善賈之所不棄,小疵不足以妨大美也。善小人之小善,
謂之善善,惡君子之小過,謂之惡惡,此則蒿蘭同嗅,玉石不分,屈原所以沉江,卞和
所以泣血者也。既識玉石之分,又辨蒿蘭之臭,善善而不能進,惡惡而不能去,此郭氏
所以為墟,史魚所以遺恨也。 <錄自貞觀政要 公平第十六>
領導者的喜好 或有磁場 若愛光明正大
君子就易接近 多親近君子  才不會形成有形無實的團隊
若喜歡同流 讒言 則就會吸引小人相聚
但君子也會有小過錯  就如同白玉的小瑕疵 商人仍非常喜害 並不折損價值
小人也有小善  卻如鉛刀一般(劃一次就不能再用)
個人讀到此段
覺得魏徵先生對唐太宗的期許頗高
一要他正其心 態度明 接近的人就會是對的
二要能分辨小人與君子 才不致擴大君子的過  或者過於賞賜小人的善
時機是貞觀十一年  太宗已經漸漸忘卻即位的"初心"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清君側之謀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