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溝仔尾

這幾年 花蓮的"溝仔尾"新聞
算是後山的新聞中較抗爭激情的
甚至縣長市長藉題炒作政治立場 
政治比溝仔尾的溝還臭
我關心是因為  還有一些殘存的記憶
這幾年不管中央 地方
都一點一滴破壞我殘存的記憶 
小時候 溝仔尾是少數複雜的區
有色情  有戲院   也有一排排小吃的溝上人家
膽小的我每次站在橋上總擔心自己跌下溝  被沖走 
外婆的店  小小五金店
就在溝仔尾   逢過年還要幫忙(就是看著別讓人偷東西)
碗  衣架   螺絲   鎖匙  大瓷碗  水管.....
很不愛在外婆家上廁所   心裡上總覺得有"溝"味 
幾年後  外婆的小五金沒落 開始賣起搖搖冰
剛開始是手搖  後來有電動的
我還蠻愛玩  因為有冰吃   但站那兒幫忙總是很怕
碰到熟人  不知是啥心理
若你不知道啥是搖搖冰   表示比我年輕 
外婆過世後 二哥
賣起拼圖  剛開始鏡爭少
生意也不錯  回花蓮  每次看二哥都玩幾千片的大拼圖
都佩服他的耐心 
拼圖熱潮過 他也賣冷飲  標榜料實在  也不添加化學料
遠東百貨的小姐 都叫他王董
二哥走後  二嫂繼續做  但少個人總少一點什麼
上次抗爭她還癱了送醫院 
幾行字
四十年的歲月
一條大溝   溝上人家
多少生意  多少生命
轉眼間
溝在 水流  人事已非 
分類:科技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