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告別


和妳不算熟  只是和妳們夫妻在同一個教育機構
大家相遇在溫哥華
所以見面時點頭  互相問好 
印象妳是自信  不服輸
小時候口吃   硬是將自己訓練得有一口標準國語
前夫留了一個小孩和一屁股債   硬是讓自己再起
不但又有一段好姻緣  兩次的工作創業轉換    財務已無虞
也讓自己脫胎換骨  變成不折不叩的領袖人物
去年     婚姻又現危機  再一次面對"家"的崩潰
大家說妳快瘋了  只想要報復
一陣子沈寂    像所有挺老公的糟糠妻
妳們又一起出現  彷彿沒事了 
沒多久就聽說住院
一年前的事
而今妳坐在椅子看雜誌  休閒的照片
被放得好大在靈堂中央  彷彿是建築工地的看板  旁邊滿是鮮花
左上角斗大寫著妳常說的"目標  是用來超越的"
而今妳也正要超越生死之天河
兒子們為妳獻詩  說妳像太陽
老公也哽咽唸著昨晚寫好的詩 訴說與妳相處最後的時光
並送上最後一次保證  "在天願作比翼鳥 在地願為連理枝"
這樣的氣氛總讓人動容   女人們窸窣擤著鼻涕 擦著淚
而我    來送妳一程    學習生命之課程 
回家思考著 
能讓親人們對死者說說話是很好的療癒  以往都沒機會表達對親友的感覺
"死都不說"     讓喪家成了最壓抑的一群 
我也認真擬著遺書   香港人說平安書(還平安時寫的)
打算幾年也更新一次版本
畢竟無常來時"迅雷不及掩耳"  也不知是怎樣的形式 
這兩年  死於肺腺癌的朋友 都剛好是中年女性
都剛是在發現前經歷情傷   都剛好是愛美之人
剛好 中醫說  肺主悲
若悲沒處理好  肺是代罪之臟
我想  只是剛好吧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不缺席的聯想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