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看老莊

莊先生(夢到蝴蝶的那個類精神病)和老先生(應是李先生)
在我書架上一坐      入定已數十春秋
一直覺得深不可測(因為大家都這麼說)
也曾數度發願與他們好好交個朋友
但總是坐不住  話不投機...

但閱讀的好處是     看不懂就先放過自己

改天再試試    無人知道這丟臉不光彩的過去
近日看了傅佩榮老師的   (當老師的較知學生之困吧  終於看得下去)
"向莊子請益"都是莊子中的故事
也翻過"究竟真實"    談道德經八十一章
總算走過一遍  今年打算再來一遍
因為有許多地方似懂非懂  
有些地方沒深思就放過  自己都覺得可惜 
現在的發現
老子苦口婆心要將說不清的理說個明白
用指頭拼命指出月之方向  又恐怕聽者執著在"指"
忘了"見月"
東用譬喻   西用比較   再來一個執兩端
""道"  "道的軌跡"  "道的應用"  
莊子是說故事高手 
用故事來說出境界  來讓聽者打破原來的框架
認識新天地  建立新視野 
原以為故事應比說理的好讀
一讀下去才知未必
說理之文   解讀深淺 但都可說得通
但故事常不知其中心  也無法明白譬喻
聽得一頭霧水   
終於明白以前為何看不懂  看不下
人生得有一段時間的過程   才能與"道"書印證軌跡
人生得有相當困境    才需要提昇境界     體會大鵬鳥的世界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