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只是讀者

爾雅的隱地先生
慷慨激昂的說著爾雅三不朽
一是白先勇的台北人
二是王鼎均的回億錄"關山奪路""怒目少年""昨天的雲"
三是余秋雨的"新文化苦旅" 
出版人出到好書是很過癮的 
他說每本書我都親自校對
很可惜 有些書賣不好
永遠沒有機會有第二刷更正錯字的機會 
同一個作者
一系列的書看下來
讀者會知道 作者用功否  是否進步了 
有時作者不斷跳躍
我們始終只能仰望 
有時作者仍在掙扎
我們已遠遠跑在前面 
出版業再怎麼不景氣
作者與讀者
始終
有一場彼此不知的角力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