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54321


以前不記得有跨年       現在每年捷運都要24小時輸運看煙火 倒數的人
今年要校正地球自轉速度   要閏一秒
有人說要說兩次Happy new year! 
以下摘自"心靈的七種武器" 
我們想像著自己像建造中的摩天大廈直沖雲霄,而不是像毛毛蟲蛻變為蝴蝶。    ——摘自美國作家湯瑪斯•摩爾的《靈魂的黑夜》   
一次生命,是心靈不斷成長的過程。   
只是,對於心靈的轉變,我們常處於混沌狀態,不知自己已進入了一個新的人生階段。   
這時,我們就需要一個儀式,來提醒自己,甚至引導自己的轉變。   
譬如,我一個朋友W,今年28歲,但他卻根本沒有感覺到,自己已變成一個男子漢了,
他仍感覺自己還是一個沒有長大的男孩。
那麼,他可以借助一個成年的儀式,來告訴自己,你已經是一個堂堂的男子漢了。   
.........   人生成長儀式的缺乏,乃至其他心靈蛻變儀式的缺乏,是現代社會的一個通病,
我們討厭繁瑣的禮儀和程式,但順帶著也把很多非常有必要的儀式一併給消滅了。   
歸來吧,儀式。   
心靈的成長並非是一個抽象的過程,我們需要一些具體的儀式來呼應心靈成長的節拍。 
儀式幫你直面人生   
W不覺得有什麼,他只是苦笑著說,父母也是關心他。我另外一個30來歲的女性朋友則切實感受到了被侵犯,她極力要求母親進她的房間前必須敲門,母親答應了,但仍然時常不打招呼就推開了她的房間。最後,她生氣了,給自己的房間加了一道鎖。   一開始,加了這道鎖後,她心中感到非常不安,也是因為覺得這是對父母的冒犯。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她發現,自己由衷地感激這道鎖,因為她感受到,即便是面對父母,她也需要一個絕對隱私的空間。   
一個絕對隱私的空間,對於任何人的心靈而言,都是非常必要的。
不僅父母不能隨意侵入兒女的空間,兒女也不能隨意侵入父母的空間。西方人很在乎這一點,甚至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就給了孩子一個單獨的房間或床了。   
這個簡單的儀式,既是尊重孩子的獨立空間,也是尊重自己的獨立空間。   
在生活中,我們的人生不斷地發生轉變,每一次轉變,我們都需要一些儀式來提醒自己。   
譬如成長的儀式——離開家、成年、結婚、為人父母;   
譬如團聚的儀式——春節、端午、中秋;   
譬如告別的儀式——與戀人分手、葬禮;   
譬如紀念的儀式——清明、周年祭奠;   ……   
這些儀式,都在提醒我們,我們的人生的確有過一些轉變,我們必須直面這些轉變。假若逃避這些轉變,我們的心靈就會生病。 
儀式宛如一道門   
儀式,有一套固定的程式,它保證我們在固定的時間和空間,按照固定的形式和規則,完成一些象徵性的行為。   
古代很重視成長的儀式,不同年齡段要舉行儀式,以提醒你已進入一個新的人生階段了,你未來需要承擔的權利和義務,已與過去大不相同,你需要改變你的生活方式和人生態度。   
儀式宛如一道門,舉行儀式的那一刻,你踏在那道門上,既未脫離過去,也未邁入未來。但同時,它也在告訴我們,你正脫離過去,你正邁入未來。   
儀式並不一定是一個刻意的程式,其實,入學、畢業、工作、戀愛、結婚乃至為人父母等等,都是一個儀式。這些轉折性的時刻,你必然會做一些象徵性的事情,以紀念這些時刻,也提示自己,你已進入新的人生階段。    
譬如,美國一所學校,每年都會在固定時間舉行一個玫瑰典禮,已經畢業的初三的學生,給剛入學的小學一年級新生送上玫瑰花,這個儀式簡單而鮮明,它會給許 多孩子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記,提示他們,你正在長大,你已進入了一個不同的人生階段,你即將成長為一個與以前不同的人。   
結婚需要儀式,做媽媽也需要   
或許,你的學校沒有這樣的儀式。不過,一定也會有一些簡單的。譬如,你考上了大學,父母為你舉行一個家庭宴會,這不只是在慶祝你的勝利,也是在提示你的轉變。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我們這個社會尤其缺乏這些成長的儀式,這會讓我們意識不到,自己已步入了一個新的人生階段,從而導致心靈的脫節。   
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   
阿蓮結婚了,她的婚姻儀式堪稱奢華,厚厚的幾本婚紗照也標誌著她的人生進入了新階段。   
她知道,自己結婚了,已是一個女人了。   
後來,她和丈夫去了一個新城市,在那裏有了自己的家,不久以後還做了媽媽。但問題是,她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是一個媽媽了。她還覺得,自己是一個年輕女子,需要丈夫的關照和疼愛,需要豐富多彩的生活。但孩子奪走了丈夫一大部分關注,也極大地改變了她的生活。   
有一年多時間,她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我已經是一個媽媽了。   
最終,當孩子學會說話時,當孩子開口叫出第一聲“媽媽”時,她的內心才感受到巨大的震撼,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的確是一個媽媽了。   
如果,在剛生下孩子不久,就舉行一些簡單的儀式,她或許就不必非得等到孩子學會叫“媽媽”時才會真正有做媽媽的感受。 離開家是重要的成長儀式   
前面提到的W,儘管已28歲了,卻從來沒感受到,自己已是一個堂堂的男子漢。   
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他還沒有與父母分離過。不僅如此,他甚至都沒有自己獨立的空間。每天晚上回家後,父母都會過來一一向他訓話,詢問他的一切事情,好像他還是一個小孩子。   
顯然,不僅W的內心與現實脫節,他的父母也與現實脫節,他們和W一樣,沒意識到W已是男子漢,需要獨立的空間,需要去外面闖蕩。   
W可做一個很簡單的儀式——至少有一段時間離開家,自己去外面闖蕩。   
這個儀式很重要,但常常被我們忽略,我有很多20多歲的廣州朋友,他們自出生到現在,一直沒離開廣州,在廣州長大、讀書和工作,而且一直住在家裏。因為從未與家分離,他們都沒有清晰地意識到,自己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了。   
如果離開家很艱難,那他們還可以做一件簡單的事情:給自己的臥室上一道鎖。   
這也是一種儀式,它是在告訴父母或其他家人,我已是一個獨立的人了,我需要自己的空間,你們要進入我的空間前,請先給我打招呼。   
W沒有這樣做,他覺得這是對父母的冒犯。於是,每天晚上回到家,他的父母常常不打招呼就推開他的房間,想看看他在做什麼。  
這有鮮明的象徵意義:父母可隨意侵入他的心理疆界,他根本無權擁有自己的隱私空間。 我們的心靈需要一個“瓦爾登湖”   
失戀了,我們拒絕接受這個事實,於是心理上仍與過去藕斷絲連,但這種沉溺妨礙了自己的成長。這時,你可以給自己舉行一個儀式,告別這一切。   
親人突然去世,你不能承受這一打擊,於是否認親人已經離去的事實,仍給他留一個房間,吃飯時給他留一雙筷子一隻碗,每天晚上和他對話……就好像他仍然活著一樣。這種沉溺令自己深陷痛苦而不能自拔。那麼,我們可以舉行一個鄭重的儀式,提醒自己,他的確已經離去。   
儀式只是為了告別,而不是為了忘卻,因為事實一旦發生,就註定是我們命運中的一部分,我們必須接受這一部分,忘卻既不能真正做到,也不利於心靈的康復。   
這也是儀式的一個含義。儀式只是一道門,這道門,把我們的人生路劃成兩段,前一段屬於過去,後一段屬於未來,但門仍是通的,屬於門那邊的過去並未消失。也就是說,它只是一個象徵,在提示我們,轉變已發生。    
面臨轉變的時候,我們總是心情矛盾。一方面,我們很可能會為未來而欣喜雀躍,但另一方面,我們必然會產生或輕或重的憂傷。因為,任何喪失都會導致憂傷, 不管這喪失是好是壞,更何況進入新的人生階段還常常意味著一些美好事物的喪失。譬如,成為一個成年人,就意味著必須要接受成年人的責任,同時放棄未成年人 的一些生活方式,也恰是因為這一點,很多人並不願意完成離開家這個成年儀式。   
成長本身就是心靈的需要。不過,真正關注心靈的人,除了要完成那些最基本的成長儀式之外,還需要一些特定的儀式,以讓自己起碼在某段時間,保證心靈與塵世的喧囂保持一段距離。    
最典型的做法是美國思想家亨利•大衛•梭羅,有兩年多時間,他一直獨自一人,在波士頓城外的瓦爾登湖邊的一間小木屋過著一種出世的生活,並借由這一段經 曆的思考,寫了著名的《瓦爾登湖》。對這一段生活,梭羅描繪說:“我到樹林中去,因為我希望從容不迫地生活,僅僅面對生活中最基本的事實,看看我是否能掌 握生活的教誨,不至於在臨終時才發現自己不曾生活過。”   
每個人都需要一個他自己的“瓦爾登湖”。如果你做不到像梭羅學習,那麼你可以有一些簡化的選擇,譬如:   
每天寫一段簡短的心情日記;   
每天給自己留出半個小時的絕對獨處時間;   
每年有一個星期的旅遊,去海邊、湖邊或河邊,看清水流動,那時仿佛你的心靈也被淨化了;   ……   這些都是簡單的儀式,讓你和塵世的喧囂暫時保證一段距離,它可以讓你的心靈出現不可思議的成長,同時又保證你不與現實脫節。 生活中處處可以作心靈的儀式   並且,在選擇你的“瓦爾登湖”時,你無妨將它的時間、空間和方式固定下來,這樣它就發展成了一個清晰的儀式,可以讓你很方便地比較過去與現在的差異,從而清晰地意識到你心靈的成長。    
如果這一切都無法做到,那麼你還可以做更簡單的,譬如每年選一段固定的時間讀一本對自己最有啟發的書,或看最有啟發的電影,這是對心靈最簡單的檢驗。 ...................   
我們須認識到儀式的重要性,至於怎麼履行儀式不是特別重要。你可以沿用傳統的儀式,儘管這些傳統你永遠也無法完全明白,你也可以運用自己的想像力創造出你自己的儀式來引導你心靈的蛻變。    
我們社會普遍討厭儀式,因為我們曾有太多的繁瑣的儀式,這讓我們陷入了形式主義,而陷入形式主義的人,一樣也是與心靈失去聯繫的人。譬如,強迫症患者特 別喜歡儀式,但他們發展出的不容更改的儀式,只是為了逃避感受、體驗和生命中的真相,這些儀式只是為了讓他與自己的心靈更遠。   
你不必非得去教堂,但你可以仰望清澈的星空;你不必一定聆聽鐘聲,但你可以由衷地欣賞海上日出。   
並且,你還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找到各種各樣的儀式。
美國心理學家湯瑪斯•摩爾說:   
當舉動是出自想像和情感而不僅僅是物質世界的需要時,它都可以成為某種儀式。你照看菜園可以是因為需要蔬菜,但也可以是想和大自然緊密聯繫;你把房間弄得潔淨漂亮,可以是一種習慣,但也可以是為了心靈的安寧。   
以靈魂來導向自己的行動,你就會覺得更有儀式感。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