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裸體銷售

佛經裏有很多故事,有說人際關係的,有說生活哲學的,甚至有教施主們如何做買賣的。
  《六度集經》中有這樣一則故事。
   話說古時候,有兩個做生意的兄弟,施主們知道,在古代,做生意很艱難,沒有火車汽車,運輸很不方便,若是有財力的商人,可以雇傭一些幫手,組織一個商隊 什麼的,可以有車馬代步,或許可以省些力氣。但是我們故事中的主角卻不是大商人,他們是只是兩個小商販,那種背貨物四處販賣的個體戶。
  那個年代沒有網路,各地間的商品資訊很少,有時候想把貨物賣出個高價,便必須走很遠的路程。
  有一天,兄弟倆備足了貨,走了很遠的路程,到了一個新的村落。
  站在新村落的路口,兩人心中有一種未知的焦慮,因為這裏他們從來沒有來過,也不知道自己的東西,是否會受到這裏村民的歡迎,如果不受歡迎,也就預示著他們將要繼續向走到更遠的村落去推銷。
  兄弟倆站在路中中間,心中默念著:“願佛祖上帝真主阿拉保佑我們。”
  然後,兄弟倆邁開大步向村落走去。
  這個時間天已經黑了,兩人也沒有帶著照明設備,只能摸著黑向走,兩人越走越覺得不對勁,因為路上經過的幾戶人家,都沒有燈火。
 “難道,我們遇上這裏的村慶長假,大家都出去旅遊了嗎?”兄弟倆心中充滿了疑問。
  到了下一個路口,兩人停下腳步。
  哥哥說:“弟弟呀,這樣找效率太低下,我們不如分頭去找,也許會快點。”
  弟弟點點頭,於是兩人分手,從兩條岔路分別找下去。
  弟弟一路走下去,黑漆漆路上沒有光亮,只能一邊摸索一邊走,到了一個轉彎,路上忽然一亮,弟弟發現遠處一點光亮,還有一些人聲。
  弟弟大喜,心想終於找到人了,於是他加速的跑了過去。
  走的越近,前方的聲音便越清晰,有鼓樂的聲音,還有人唱歌的聲音。
  弟弟走到跟前,撥開擋在面前樹枝,前面有一堆篝火,剛才他所看到的光亮就是來自這堆篝火,弟弟再次細看,忽然呆住了。
  篝火旁圍著一群人,有男有女,所有人都不穿衣服,每個人的臉上身上都畫著白色花紋,還油光閃亮著,可能塗了麻油。
  他們手拉著手,在篝火邊載歌載舞,看到弟弟的到來,也都停下步伐,一起看著弟弟。
  弟弟和眾人對視片刻,把貨物放在地上,伸手把衣服脫掉,用篝火旁的白灰把身上的塗的似狗皮膏藥貼過一般,然後他走進人群,拉著村民,學著剛才的村民的步伐,和大家一起跳了起來。
  雖然跳的開心,但是弟弟畢竟屬於初學,動作不是非常靈便,另外首次裸舞,又是夜晚,身上有些冷,再加臨近篝火,弟弟也怕無意被燒到。
  弟弟笨拙的舞姿,引著村民們發笑,於是雙方越發親熱起來,到了舞間休息時間,弟弟說起了自己來意,村長大手一揮,用村委會的公積金包銷了弟弟所有貨物,價格竟然是弟弟採購價的十倍之多。
  我們再回到前一個時間段,去看看分手後的哥哥又做了什麼。
  哥哥順著弟弟反方向走了下去,走了許久,卻看到一座山橫在面前,前方原來是一條死路,哥哥歎了口氣,只得轉過身,走回和弟弟分手的路口,然後從弟弟走過的路跟了過去。
  弟弟走過的路只有一條,哥哥雖然耽擱了一會,但是也找到了村民聚會的篝火旁,此時,弟弟已經跟著村長的助理去把自己的貨物搬進倉庫了,村民們依然在篝火邊歌舞。
  哥哥撥開樹枝,和弟弟一樣,他也呆住了,而村民們看到了一個和弟弟打扮類似,而且長的還有像的人,於是大家停下步伐,友好的向哥哥微笑。
  哥哥傻站著好久,忽然大怒,他跳上篝火旁的大石頭,指著人群大叫:“你們這群不知禮儀道德的傢伙,居然在如此美好的月色下,跳這種低級的舞蹈,還不穿衣服,我告訴你們,如果你們還有一點羞恥之心,就高價買了我帶來的貨物,這些衣服可以幫你們遮遮體。我再告訴…… 。”
  哥哥的話只講了一半,村民們的怒火已經無法克制了,大家一擁而上,把哥哥痛打了一頓。
  可憐的哥哥因為沒有在少林寺修行過,自然不會鐵頭功和易筋經,所以被打的頭破血流,還受了小小內傷,而他帶來貨物,也被村長當作精神損失費沒收了,還好滿載而歸的弟弟趕了回來,把哥哥解救了下來。
  第二天,兄弟準備趕回家,村民們紛紛帶著鮮花和雞蛋來送行。
  就這樣,手捧著鮮花的弟弟和滿頭蛋花的哥哥一起離開小村子。   
  擁有同樣貨物的兄弟倆遭遇了完全不同的待遇,這事情並不奇怪。
  佛經想說的是什麼呢?
  我們生活在塵世間,隨著閱歷的增長,會不會總感覺周圍的人與事越來越不合心意了,我們開始不斷的埋怨世風日下。
  然而真的世風不如人意嗎?其實不是,這是我們缺乏包容之心的表現,我們以“我”為中心,不懂得寬容別人的言行,就會有種種的不滿意。
  而另一個方面,我們會覺得自己有非常好的思想與觀點,可是這些見解始終無法張揚,因為周圍的人就是不肯去接受你的觀點。
  我們可能會疑心他們是否太愚鈍,沒有理解能力,其實也不是,真實的原因是我們說法的人缺少脫衣服的勇氣。
--------------------------------------------------------------------------------------------
copy from http://shijiechen.qzone.qq.com/ 戒嗔的白粥館  
他的blog有很多好故事 這是我喜歡的一篇
這故事也凸顯一些宗教團體的迷失
就像那天老師說的
你看上師做些俗氣的事
可能他只是讓一些人喜悅
而讓眾生喜悅  不是最重要的事嗎?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