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十八


那年我二十九
父親剛過世   我的天也塌下來
妳只是來參加喪禮  看到妳來  我哭了出來
因緣吧   名字未上紅帖   就先上白帖
沒喜宴   沒蜜月    就這樣從朋友變夫妻
對於自小有環遊世界夢想的妳
和我這無趣的人結婚應也是夢想的幻滅吧
若沒有父親的喪禮
妳我都同意   或許就沒有這段一十八 
溫哥華之旅  對懶得動的我是此生的大冒險
在安靜的天堂     心中的魔鬼     更是無一刻停歇
說讀書  說移民   還不如說是給我們更清楚面對自己與關係
回想起來    很高興在不知死活   不顧家人眼光下  走了這麼一遭
若沒有不安的妳   我們大概至今就守著工作與房子吧 
大家總說  你們的名字配得好  有改過嗎?
以前自嘲
左聯   怡然
右聯   閑閑
橫批   沒錢 
這幾年  我改橫批為自由 
因為我們都酷愛生命的自由
這代價是否值得   得看數年後的結果
但真感恩一路相陪 
學占星  一樣的道場  共同的宗教上師  一樣的人文老師
讓我們有共同的眼鏡    一起看著每齣戲 
那天有人趁妳不在
問我    你覺得她是好太太嗎?
我說    這個人  我從心底配服她的才華與認真
至於太太是個相對的角色   我想我不算是好丈夫吧
又問    沒小孩   不遺憾嗎?
有時我常覺得    已有兩個小孩了
我真愛小孩   但從沒想過要當父親
遺憾的是    未能讓天下兒童盡歡顏 
這幾年  我們總一致認為
婚姻對我們是一段修行之旅
藉此    更清楚看見自己並有所成長
也讓兩個愛讀書的人
一次次面臨現實的問題   逃無可逃
互笑對方  到老方用功   真是欠栽培 
今天  如往常一般
無大餐    也沒花  
僅以此文
對"一十八"這成年之齡   為文一記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是非在哪里?
  • 下一篇
  • 因才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