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想念

 
連續  半個多月
沒聽到早上的電話響
沒人問"今天台北會冷嗎?""生意還好嗎?"
有幾天習慣性撥著"038-..."想起你已經搬家了
過年前  絞著幾斤豬肉肥肥瘦瘦再倒幾瓶上等高粱酒
灌進長長的腸中  一直不懂怎會變成一節節
以前舊家的二樓 
就會掛滿數隻竹竿的香腸風乾
高粱酒的味道 隨風飄著  久久不散
我的便當 總有一小節的香腸躺著
忘了幾歲開始愛吃香腸
媽曾說 家中的男生 除了二哥
其他的人吃飯只要有香腸  可以不用其他的菜
帶便當的歲月  香腸幾乎是重要的配菜
你知道嗎  切薄的甜年糕裹著蛋  麵粉炸得酥黃
一口年糕  一口香腸
打賭你沒吃過那樣的美味
尤其是冷冷的冬天  配著香香的烏龍
後來他們說硝酸加太多吃了致癌
又說煎炸的 對健康不好
所以  很多年
沒吃炸年糕  沒吃煎香腸  
好多年沒和你好好吃一頓
以前  你會說"我們是兩隻螞蟻投胎 都貪甜"
好多年沒回家過年
今年    媽媽不在了
今天中午  路旁看著有人煎著煎著
有許多的回憶被煎了出來
分類:美食

評論
上一篇
  • 習慣
  • 下一篇
  • 證悟空性的意義--索達吉堪布開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