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二十年

二姐是我的記憶
所有家中大小重要的日期
都是他事先告知 
一封簡單的mail
父親過世二十年紀念
媽媽近日也要將骨灰放進祖先的墳 
想想結婚 是在父親過世百日內
大家慫恿"你還沒結婚"
仿佛結了婚才能讓亡者安心 
在書架上 父親的遺照
看起來都比此時的我年輕
白髮蒼蒼的我  看著年輕父親的照片
想著  我們身上可什麼是共同的? 
二十年了 
二哥 母親 都已經離開  往生極樂
二個陪我青春期成長的姐姐  平均也是一年見一次吧
童年成長的記憶  卻慢慢浮現 
走得不知道安不安心 
活著的 也不知甘不甘心 
奇妙的因緣  讓我們  如此的親  有著濃濃的血緣
但有時又覺得  好淡  好遠  好陌生
有時覺得自己特別怪  媽媽曾說我無情   恐怕也是真的
只能慢慢摸索著 往心靈的故鄉  尋找輪迴的鄉愁 
下面故事的日本人 是父親的好友
只有一個地方報導錯誤
父親王金土先生過世是二十年  不是五年
這也只有家人在意吧!
==========================================================
==========================================================
<闊別一甲子>日籍台灣人 重見少年蓮霧樹
〔記者楊宜中/花蓮報導〕85年前在花蓮出生的日本人岩本力,昨天由台灣警察好友曾柏毅陪同,重返闊別超過一甲子、當年住家庭院的蓮霧樹下。這棵樹兩年前已枯死,但樹幹及粗枝仍在;岩本力說:「別來無恙!」
85年前出生在花蓮
1925年,岩本力出生在花蓮市現今復興街一帶的日式房舍,家園中有棵蓮霧樹,他從小在蓮霧樹下玩耍,也常在樹下練棒球,而他所屬的「花蓮港中學野球隊」,也曾拿下全島中學野球賽冠軍。日本投降時他20歲,隨家人被遣返,但他仍與許多在台出生的日本人一樣,都自認是「日籍台灣人」。
10年前,岩本力來台參加花蓮高中校友會,曾在壽豐鄉鯉魚潭遺失一個背包,當時服務於吉安警分局池南派出所的警察曾柏毅,排除萬難找回背包,與岩本力結成忘年之交;這些年來除了書信往返,兩人也曾多次互訪,而岩本力每次訪台,都會帶著當年搭起友誼的背包,見證兩人的情誼。
岩本力日前再度造訪花蓮投宿飯店。前天,岩本力從自己住宿的客房窗戶向外看,雖然窗外已非60餘年前的景致,但他卻認出出生地就在飯店附近,也就是在花蓮市公園路台灣銀行對面復興街一帶。
警拜訪屋主助圓夢
岩本力舉目搜索,無法找到任何一棟當年的建築,卻認出一棵當年長在他家庭院裡的蓮霧樹,這棵蓮霧樹雖然已枯死,岩本力仍十分驚喜。
只是,蓮霧樹目前位在復興街一棟民宅的後院,岩本力語言不通,根本無法進入。
岩本力昨天拜訪現任吉安警分局銅門派出所所長曾柏毅,透過翻譯說:「我已經很老了!我把每一次訪花蓮,都當作此生最後一次,很希望能再次前往闊別超過60年的蓮霧樹下,回憶當年的情景!」
曾柏毅聽完,當下決定為岩本力完成這個夢想,昨天載著岩本力來到花蓮市復興街,並徵得謝姓屋主的同意,穿過房舍來到後院。
岩本力見到的雖是枯死的蓮霧樹幹與較粗的樹枝,嘴角卻揚起微笑,頻頻拍手稱好,興奮的心情,完全寫在臉上。
岩本力不斷以相機、攝影機,記錄蓮霧樹的現況,他說:「太好了!這棵樹見證過我在台灣的成長歲月,今日得以再度重返樹下,這趟花蓮行、讓我此生了無遺憾!」
同學遺孀寄賀卡 他收到她已逝
〔記者楊宜中/花蓮報導〕岩本力在花蓮唯一的高中同學王金土於5年前過世,王太太仍年年和岩本力聯絡,她去年12月28日寄出賀年卡,卻在今年元旦病逝,岩本力1月4日才在大阪收到賀卡,感嘆這一段台日同學的情感,竟以這麼淒涼的情境結束。
岩本力當年在台灣的同學中,與他交情最好的就是王金土,60餘年來兩人信件往來,也常互訪。王金土5年前過世,5年來,岩本力兩度來台到花蓮,都撥空探視王金土的遺孀許霞,相互鼓勵打氣,延續與王金土的同學情。
許霞照例延續亡夫數十年來的習慣,去年底12月28日寄了一封賀年卡給岩本力,但她還無法等到賀卡送到岩本力手上,就在今年元旦過世,岩本力還沒接到賀卡,今年1月2日先接獲王金土與許霞子女的電話通知,獲知了許霞的死訊。
趁著這次來台,岩本力也到王金土與許霞靈前上香致意,難過的是:「在『故鄉』已無親人!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