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一夜 咳!咳咳!!咳...


那一夜  在香港的海邊
窗外可以看到海邊的燈火
一邊是讓人渡假的烤肉區
一邊是貨輪出入的港口
看著表  都夜半二三點了  怎麼還聽得人聲
咳嗽聲一聲接一聲  愈咳愈癢 
靜坐  數息  不到二  就咳得翻胃
那放鬆催眠  躺著 坐著  就是不給面子
身子根本不是自己的   還專門和心唱反調
住人家家中   還這麼不聽話 
一睡不著  就會很多的負面
就會胡思亂想    想到許多人   每晚都睡不好
難怪都高興不起來
會不會死   死在這兒不太好  
才剛和大家說要寫遺書  我還沒寫耶  嗯..要交代的事..
從甚麼時候開始  咳嗽一直沒離開過
反反覆覆   原本可以的身體   突然江河日下
是天氣變化  是身心不調  是自己壓抑的心魔
是業障的顯現 
天微亮  他像吸血鬼一樣  突然不見了
要找人訴苦  也無個中蹤跡可循 
異鄉  生病  夜半  失眠  身苦  身非己有
一個晚上  冷汗  熱汗
望床興嘆 
睡得著  真幸福!!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五蘊與四層次提問
  • 下一篇
  • 多元材料之思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