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與庖丁泡茶

庖丁解牛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響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文惠君曰:「嘻,善哉!技蓋至此乎?」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全牛者﹔三年之后,未嘗見全牛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卻,導大窾,因其固然。技經肯綮之未嘗微礙,而況大軱乎!良庖歲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彼節者有閒,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閒,恢恢乎其於游刃必有餘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謋然已解,牛不知其死也,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而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庖丁廚師替文惠君殺牛,手所碰觸的,肩膀所倚靠的,腳所踩的,用一個膝蓋抵住牛的身體,這裡談的是施力點 很多時候我們不是需要養生是因為無謂的耗損太多  手肩腳的施力 都過或者不及
就想跳舞 打拳 力之所發點  還有力的運轉 都是"起勢" 
(刀子落下去)皮骨相離聲,物體的嚮和聲,運轉刀子砍東西的聲音,沒有不合乎音律的。很符合商湯時代「桑林」的舞曲,也合乎堯時代「經首」樂曲的節奏舞或者樂曲都有節奏 養生的節奏?自己的節奏?病也有病的節奏啊。文惠君說:「啊!好啊!技術為何高超到如此的地步呢?」丁廚師放下刀子回答說:「我所喜歡的是殺牛的道理,已經超越我的技巧了殺牛都有道 哪件是不是修道入手處 ?哪件事不是悟道之法門? 哪件事不是養生的實修處?。起初我殺牛的時候,所看到的無非是整條牛的樣子。三年以後,我未曾看見整條牛的樣子了。到了現在,我用精神領會而不用眼睛看,用不著感官而完全憑精神運行,順著牛肌肉的自然組織;從骨肉的縫隙輕輕敲擊,從骨節當中切開,順著它的自然不加以勉強,(我的刀鋒)連小血管、大血管、骨上肉、骨結都未曾傷害到,更何況是那大的盤結骨呢?好的廚師一年換一把刀,因為他用刀子割肉;普通廚師一個月換一把刀,因為他用刀子砍骨頭。現在我的刀,用了十九年了,所殺的牛好幾千條了,而刀鋒好像剛剛從磨刀石磨出來一樣,牛的骨節當中有縫隙而刀鋒很薄。以很薄的刀鋒進入到骨節的縫隙,(我的刀鋒)運轉起來很寬廣綽綽有餘地了。所以十九年了而刀鋒好像剛剛從磨刀石磨出來一樣。一件事剛開始我們只看到牛要解決的主體 也就是"果"  再熟悉一陣子我們會開始注意到因緣的相互關係 不在只是一個點而是錯縱複雜的動態系統 網路連結  再更深入我們不會再用感官  或者所見到的現象來面對 而是用精神的領會 也因為如此  所以面對處理事情都不會磨損自己的刀雖然是這樣,每次殺到筋肉糾結的地方,我也看出來很困難;很恐懼謹慎,集中我的視線,行為遲。困難處 專注行動緩慢 再聚焦豁然一聲解構動刀很輕微,謋然一聲牛的肉已經解脫開來,如同泥土一樣掉在地上。拿著刀站立著,四下看一看,很志得意滿,把刀子擦拭一下收藏起來了。」文惠君說:「好啊!我聽到丁廚師的話,已經得到養生的道理了。」
殺牛的丁哥如是說 
站穩 用對力  才能有節奏  廚師切菜的節奏  樵夫砍柴的節奏  節奏就是一種規律 
從單點因果觀到網絡因緣觀 然後精神才能游刃有餘  不耗損精神
遇到困難處  專注  緩慢  制心一處  當可瞬間解構
坐道這樣達人的境界  人才可躊躇滿志 保全身心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