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段在爾雅的話

昨日在爾雅書房
有貴客特從馬來西亞來 還有幾位從事兒童故事 對話思考的朋友
隱地先生介紹自己的出版理念  盛時  一年二十本  而今出版日漸式微仍是一年二十本
另一個堅持是出版好書  雖然有明明知道不暢銷  仍因著自己的理念而不因市場
因為每一本書後面都可以找到自己的感動與欣賞吧
二個遺憾或者說期待落空 一是出版"關山奪路"後送給兩黨  期望政治工作者能從這段歷史
有所發現 學習  怎奈一點回應也沒  另一個是"一個人‧九十九座山"是一個文筆極好的登山者
書中寫對山的情感 形容 甚至有關山的詩詞都寫得精彩 出版後送給登山協會  也無隻字回應..
隱地也談到現在的人都愛站在前排  例如喜歡書就要自己當作家  但卻沒有推廣書的人才
所以好多好書都無人推廣......
台灣的地標  誠品書店也只是放了許多書  裝扮出租的店面
"塗著文化的口紅 收著租金"(我想若只靠賣書  早已倒閉吧!)
================================================================
或許以前買書的人  老花了 或許買的書太多了  或許
他們的閱讀習慣變了  就像看"紙報紙"的人少了
或許...
寫書的人
悉心編輯校稿的人
賣書的心
心情有何不同?對待同一本書  價值又如何不同?
就像
生小孩的父母
教育孩子的學校
與孩子發揮的社會
對待小孩的教養過程  價值又該如何一統?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