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一夜因閑而不同

記承天寺夜遊 蘇軾
元豐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戶,欣然起行。 
      念無與為樂者,遂至承天寺,尋張懷民,懷民未寢,相與步中庭。 
  庭下如積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橫,蓋竹柏影也。 
  何夜無月,何處無松柏,但少閑人如吾兩人者耳。
閑的心情  不會在忙碌的生活
也不出現在重要人的生活
閑是一種 沒有非要幹啥的
時間 閑是信步慢游
閑也是貶官後的一絲絲落寞  化為與自然的對話
沒有光害的年代  與朋友觀賞著月光 投射竹柏的影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
月兒不缺 竹柏處處有  不一樣的
只有心情吧?!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