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告別67號

  你問我參加喪禮難過?
我說難過的 不是對人
而是對整個童年生長的空間
而是對67號的不捨
而是對每夜伴我入眠的浪濤聲告別
而是對後面荒無 然後棒球場 現在又是運動場的花崗 踏上重重的印記
以後 再見 身分不同 
以後 再見 景物與人事 都是不同的
以後 再見 在今世? 來世?
或許對我們 走時最後一生的佛號 都會伴著浪聲的節奏吧!
你問 為何最近 少笑
我說 是秋 是告別 是見到好友 閑的少 忙得多
不安的多 安然的無
是一種 眼睜睜看著秋日讓楓葉落的無助吧
劉禹錫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