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白骨三堆

一堆是二哥的
一堆是媽媽的
一堆是大哥的
推進去  拉出來 只有白骨一堆 
骨上有殘留的藥 不同的藥 留下不同的顏色  不知的人常以為事舍利子  燒骨的師傅如是說
有些骨酥 有些骨硬  看得出有骨鬆 看得出有運動
有些陪葬品多 燒不完全 骨頭會黏一些眼鏡 衣服 一些不該再執著  但家屬仍要放進棺材的"安心"
這麼多的骨末 骨片 骨塊 要放進甕中  還要敲碎
敲敲壓壓  常常看見有灰飄揚  
抱著重重的石頭甕 放進窄窄的黑穴 這就是這輩子的殘餘?!
若你還要說  要說些啥?
若你還要來 會有何不同?
若這把火 燒的是未安的愛恨情仇  那又是啥?
在空中不安飄蕩的灰 又是為哪樁?
燒完後 你們還會是一家人?
問骨無言 灰飛無影 
見骨 我血肉震盪 怎能不善用 怎堪一把火?!
不只嗚呼 不只哀哉 而是 怎麼活得 讓火也慶賀跳躍?!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