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逍遙游

顧桐柏云:「逍者銷也,遙者遠也。銷盡有為累,遠見無為理。以斯而遊,故謂逍遙。」
有為是有心而為,有心是心知的執著,
有為是人為的造作,對生命而言,已成負累,故道家說無心無為。
心知無執著無造作,生命即無牽引無負累。
銷盡人間有心有為之負累,即可開顯天地無心無為的自在理境。

王船山云:「逍者嚮於消也,過而忘也;遙者引而遠也,不局於心知之靈也。」此亦將逍遙分開解讀,逍是消解,遙是遠引
「嚮於消」是人生要往消解的路上走,老子云:「為道日損。」人間道行要在心知上每天求其減損。當下過,也當下忘,忘了才過,忘不了等同過不去。解消心知的執著,生命得到釋放,就可以高蹈遠引,隨處可遊。心靈無所局限,隨時湧現靈感創意,而融入存在情境,由逍而遙,人間世無不可遊,世間事無非遊也。
王先謙云:「言逍遙乎物外,任天而遊無窮也。」此逍遙連讀,其意涵可兼具逍乎物累,而遙乎物上,此即「形而上者謂之道」,解消物象牽引物欲而成的物累,即所謂超然物外,可遨遊在無窮盡的天地間。
我們的"知"來自知識 經驗  文化  是我們建構的世界  卻也正是不自由  無法逍遙之處
所以生命的逍遙修行在於先明白  自己的不自由  自己所累的牽絆
時間  是我們的壽命限制  也決定我們看過的風景  所以一日之蟲沒看過月之圓缺
只活一季的的生物  更無法想像四季的變化
空間  決定我們的視角  或許轉換視角如此艱難  所以要站在對方角度去看 去體會  相對是 心有餘而力未逮也
鯤化為鵬  從最小化成最大  是想像?  不!這是所有的英雄故事  也是所有的冒險  不管是鵬之圖南冥  或是麻雀之跳躍
都有可能轉化生命 
價值在有用無用間打轉  用我們的用  評估其他人的用  想到瓠瓜只能當葫蘆瓢  所以當他大到可以變一艘船時
便不知該如何用  因為與原來的"知"與"用"都不同
甚至因為自己的小用   無法明白   大用  該怎麼用  用在何處?
有時想像力的限制 也像瞎與聾的世界
活在人世間  有時會以為自由是無所限制  但除去"因緣" "條件"  的世界是不能單獨存在的
列子御風而行  都還要靠風  鵬鳥一飛三千里  九萬里高空  仍要等待六月之風
因緣相待  不是不自由  而是要趁勢  藉勢  順勢 相互的轉化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明日的記憶
  • 下一篇
  • Her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