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發抖面對我的恐懼

和在職場的一群人  再度要再學習中醫
大家的心情  可謂形形色色
有人擔心學不來 有人擔心記不住  有人開始煩惱出路
忙著看眾生相  幾乎忘了自己的憂心與煩惱
回神照見自己"我為何來?"
從小就是怕考試  或許覺得自己優秀  不該一試定江山
或許害怕考不好對自己的失望  也擔心父母的觀感
長大後若知單位或所學項目有考試  幾次就是選擇逃離
面試時  告訴老師  我要自己完成論文  因為家族病史我要選擇肝膽的研究
老師讚許碰到一個清楚的學生  我出來後  就後悔會不會"吹"得太大
但心理是害怕中有踏實
畢竟在半百之年  自己選擇面對
面對未知的論文完成  面對自小害怕的考試  也面對家中的男性共同的"佛地魔"---肝癌
宣戰是一件起雞皮疙瘩得過癮  再來才是一步步的踏實
回程中  我和一位學生分享  中醫應該不是我的"天命"  我一點也不熟
但我覺得"中醫"是我與其他人的橋梁  是我的善緣
若這是我的方向  那我應該此生  與他熟一點  別計較成果
至少下次再來  應該有一些善緣與熟悉吧
若不計較成果   只是走著  我想  自己會找到屬於自己的門?!!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北京雜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