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法官--

今天在黑黑的電影院 哭了幾回
漢克帕瑪是個年輕時叛逆愛惹麻煩求學時期就離鄉,靠著靈活的頭腦與辯才無礙的思路,第一名法律學校畢業後在大城市之中成為大牌律師,任何一個能夠請得起他的人,無論多麼兇險,都能夠安穩地渡過官司這一關。事實上,能夠花錢請得起他的多半是黑心企業,而他也的確在幾年之間快速地累積財富。
當他的家人來電告知母親過世的消息,這位意氣風發的律師瞬間像是洩了氣的汽球,因為他知道,除了要面對母喪的痛苦之外,他將見到好久不見的父親。他是小鎮中任職超過四十年,嫉惡如仇的法官,從小對漢克帕瑪更是嚴厲異常,漢克甚至直呼他「大法官」也不願意叫他爸爸。
這兩人多年以來都沒有聯繫,直到母喪才不得不回到同一個屋簷下,父子對話冷漠肢體也僵硬  葬禮結束臨上飛機 漢克意外發現自己的父親捲入一場車禍 是謀殺?是意外?,與父親水火不容,所有的證據都對他的父親不利,漢克要如何證明自己父親的清白,這場官司又會如何影響這對父子之間勢同水火的關係?
可以探討的點一是法官的角色   一輩子判人善惡  定人罪  臨到老卻要站在證人席  一一被檢視
從自己的動機  甚至身心狀況  或許還要剝掉僅剩的一絲尊嚴
法官的過去曾經一次  想幫助一個犯罪青年  誤信他有悔意  所以輕判  怎奈最後卻造成另一條生命的受害
法庭上  律師兒子詰問法官爸爸當時  為何要輕判那罪犯  父親說  我想到你  在他身上看見你
多希望有貴人能幫一把犯錯的年輕人  我來扮演那貴人  也希望你能遇見貴人
兒子後來又問  小時我們有親密的回憶  為何長大如此冷漠?父親說  我每次見到你  也會想到那個罪犯...
情何以堪  對兒子愛的投射  又因為罪犯的不知悔改  不符期望  所以難以對兒子再柔軟
再者是厲害的律師  雄辯滔滔 第一名畢業
但始終得不到父親的肯定  想到 
父母對子女的肯定若不夠  有時卻會造成一生的焦慮遺憾  所有的表現  只為父母的青睞
還好在臨死前  來得及  對兒子說  "你是我心中最好的律師"
一個父親  一個法官的肯定
最後可以討論的是  對外事業的肯定與尊嚴  與家中或者身體的不堪  何者為重?
我們總想留美名在世間  被世人被鄉人肯定  相對而言  家人的關係與健康  似乎是常被忽略
甚至也是經營較無力之處   畢竟在專業處被肯定的光環  一定大過家庭許多
但常在夜深 敲叩我們讓我們不安的鬼魅  卻總是在親密關係處  在家人  在愛的不圓滿處
家人間  有些話  一輩子  不會說  也不想說  也如此冷冷
像兒子說的  "他對別人都擁抱  對我卻只是握手  "
在最親密的關係中常常有最深的溝 最厚的牆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大法官二
  • 下一篇
  • 上課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