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逍遙遊 我見

以前讀逍遙遊  總是只有逍遙個頭
只知北冥的魚 化成大鵬而去逍遙了
再讀 再思 再分享
第一個思考 一個說故事的人 選擇逍遙開場的原因
我想是那個時代 那個精彩的時代 也崩解 也有人試圖重新找回新秩序
各種的言論學說提出 在矯枉過正的實踐過程 總有些極端 不知變通的固執
也就吸引另一端的學說 來平衡 尋求中道的救世良藥
一開始從 魚鯤 一直到
魚鯤 鳥鵬 學鳩
小知大知 小年 大年
朝菌不知晦朔 蟪蛄不知春秋
冥靈 五百歲為春 五百歲為秋
大椿 八千歲為春 八千歲為秋
彭祖 壽八百(看過多少事 見聞)
赤鴳 小大之辯
這段談的 是時間 也就是壽命的限制
我們因為壽命的長短 因此有不同的宇宙觀與人生觀
試想若只剩一天 一周 一個月
我們的生命態度肯定是不同的 當然我們也就認知不到
生命之外的季節與風光
 
第二大段 出現不再是動物
而是各種人 一些不簡單的人 
有宋榮子 他清楚自己的內在而不在乎外在毀譽
列子算是與自然合一並可利用自然 所以可以御風而行
但仍不算逍遙 宋榮子仍有自己的堅持要堅持
列子還要等待風起時 甚至風向一轉又回到原來的地方
這是"有待的生命"有需要依附的觀念 對象就不逍遙
而堯找許由出衫來當天下治理的CEO點出"名實"的陷阱
多少人為了頭銜而努力 期待 但忘了名實若不能相符
對我們的生命即是有虧
而肩吾 連叔 接輿對話 談的是 有些境界我們不相信
就如同盲人無法欣賞文字 聾的人聽不見音樂 甚至都
無法想像那樣的世界
再來就談到我們知道一個東西的用途幾乎都是固定的
所以常常只會用小 不會用大 
有用無用的世界也是如此 常常我們受限自己的知識
見識 無法想像 我們的"無知世界"
可是現在的文創不都是希望 能江文化的概念用大 大用
有用真的好?無用真的不好?
狸狌 犛牛 告訴我們 無用才能壽比南山
靈巧吸引人 造陷阱捕捉 垂天之雲大的犛牛 卻抓不到老鼠  
讀到此讓我再思  難道無逍遙?幾乎讓我們無所立  或者  
我用自己對逍遙的"知"   所以讀不懂 也難體會  
那麼  人間逍遙該如何? 有壽命 知見  知識的限制
第一是 我們知道自己的限制與不自由?我們有曾向鵬鳥方向堅定 一定得向南
若有  那麼相待的因緣就值得等待  雖然外人看來辛苦 那是因為在後院的枝頭 無法想像九霄的世界
第二是 當我們被角色 承諾 價值 綑綁時  苦嗎?若仍在過程中  每次的抉擇  我相信都是天人交戰般辛苦
但若這已化成生命的情懷 那麼 或許最大的光采是活出這般的價值而不再視其為綑綁的不自由吧!
想到寧可西方一步死不願東土一步回玄奘大師
將生死置之度外 卻又牽掛眾生  是逍遙或是牽掛?
出家的戒  對一般人而言絕不會是逍遙的連想  但對出家人卻是自由的路途
律宗的弘一大師一生戒律圓滿走前曾寄給相交30多年的老友夏丏尊先生一封信。
「丏尊居士:朽人已於九月初四遷化,現在附上偈言一首,附錄於後:「君子之交,其淡如水;執象而求,咫尺千里。問余何適,廓而忘言;華枝春滿,天心月圓。」是何等逍遙?
我體悟  逍遙 不是無所牽掛
而是願意為了更大的"願"化生自己身心的不足  化為一心等待機緣 向上的鵬
哪管其他生命的看法  只在乎"完成"生命  這本身就是一趟逍遙遊
至於是否有到達南冥???
我正往南的途中  突破自己的風景.............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讀詩經有感--失掉最美的語言
  • 下一篇
  • 大法官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