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南管與詩的悠悠對話

余光中的詩
鄉 愁---余光中
小時侯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
母親在那頭
長大後
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
新娘在那頭
後來啊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
我在外頭
母親在裏頭
而現在
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我在這頭
大陸在那頭
搭配悠悠南管 抑揚頓挫  舞台的光影  
讓人不知不覺  投入意境中
以前不知 也不愛崑曲 南管  總拖著長長的音
一句話唱半天  誰聽得懂
或許隨著年長  或許情深轉濃也可懂得溫柔 慢慢  欣賞那轉折  化不開的情與愁吧
特別是  也有一首"洛陽橋"  更是穿越歷史古今 兩岸 與親子
刺桐花開了多少個春天
東西塔對望究竟多少年
多少人走過了洛陽橋
多少船駛出了泉州灣
現在輪到我走上橋來
從橋頭的古榕步向北岸
從蔡公祠步向蔡公石像
一腳踏上了北宋年間
當初年輕的父親或許
也帶過我,六歲的稚氣
溫厚的大手牽著小手
從南岸走向石橋的那頭
或許母親更年輕,曾經
和父親一同將我牽牢
一左一右,帶我在中間
三個人走過了洛陽橋
想必蔡公,造橋人自己
當年曾領先走過此橋
多感動啊,泉州人隨後
逍遙地越過洛江滔滔
越過洛江無情的滔滔
弘一的芒鞋,俞大猷的馬靴
惠安女綉花鞋的軟步
都踏過普渡的洛陽橋
潮起潮落,年去年來
匆匆過橋,一代又一代
有的,急急於趕路,有的
在扶欄與望柱間徘徊
最後是我,晚歸的詩翁
一千零六十步,疊疊重重
想疊上母親、父親的腳印
疊上泉州人千年的跫音
但橋上的七亭九塔,橋下
的石墩,墩上纍纍的牡蠣
怎認得我呢,一個浪子
少小離家,回首已耄耆
刺桐花開了多少個四月
東西塔依舊矗立不倒
江水東流,海波倒灌
多少人走過了洛陽橋
原來南管與詩  都是等待著那有時間佇足的生命
打開心相應   諦聽著生命中共同的鄉愁與情思
陶醉在說不出的美與自我對話中 反芻再反芻............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母親節談吃
  • 下一篇
  • 了解才有親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