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相互成就另一章

石崇是晉朝南皮人,字季倫,小名齊奴,曾擔任過荊州刺史,後又升為衛尉,是一個很有詩才的文學家,也是一位大富翁。
而且,他的家產非常多是「富可敵國」的超級大富翁。
  所謂「人無橫財不富」,石崇繼承的祖產其實並不多,但是他擔任荊州刺史期間,搜刮了不少的民脂民膏,而且還暗中派人,在海上搶奪不少外使或商船的東西。他就是靠這些不正當手段致富的。
  致富之後的石崇,經常和當時的王公貴族比富,王愷、羊琇等人就是其中之一。他們不但在家人的服飾上、馬車配置上拚命較勁,連在各種家庭用品配飾上,都比個不停,常讓一些市井小民看得傻眼。
  王愷是當時皇帝晉武帝的舅舅,官位崇高,為了讓王愷有面子,晉武帝時常暗中幫他。例如,有一回,晉武帝送給王愷一株珊瑚樹,高約兩尺多,枝葉茂密,是非常罕見的珍貴寶物。王愷忙不迭的拿去「秀」給石崇看,眼中不自覺的流露出得意的神色。
  石崇看完了那棵珊瑚樹,轉頭看看王愷得意的神色,就不動聲色,順手拿起一支鐵如意,把珊瑚樹打得粉碎。
  王愷猝不及防,來不及阻止,見到散落一地的珊瑚碎片,痛心得不得了,立刻聲色俱厲的對石崇說:
  「喂!石崇,你、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敲碎我的珊瑚樹!這、這可是非常珍貴、稀有的東西耶,我看你要怎麼向我交待!」
  「這有什麼了不起,賠你一株不就得了。」石崇不以為意的回答說。
  「賠!你、你賠得起嗎?」王愷生氣的責問。
  「來人,把家裡所有的珊瑚樹全都搬出來,讓王兄親自挑一株帶走……。」
  聽到石崇的命令,家人立刻搬出好幾株珊瑚樹,枝幹光彩耀目,高三、四尺的就有六、七株;高兩、三尺的更多。
  王愷看得目瞪口呆,這才知道石崇的富有連皇帝都比不過,最後只好狼狽的選了其中一株,垂頭喪氣的回家去了。
  石崇因為富有,家裡經常是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的,賓客不絕。有一次,石崇請來了丞相王導和大將軍王敦來做客,為了怕招待貴客不周,特別吩咐家中美麗的婢女們來勸酒,還告訴她們說:
  「如果誰不能讓客人喝得盡性,我就派人把她殺了。」
  王導平日就不太喝酒,可是知道石崇對婢女下了格殺令,就勉強喝著,一杯杯下肚,不覺喝得有點迷醉了。
王敦平日的酒量很好,可是無論婢女怎麼勸,他就是不喝,想看看石崇會怎麼做。
  沒想到,石崇真的叫人殺了三個勸不了王敦喝酒的婢女,王敦還是不喝。
  王導看不過,責備王敦說:
  「大將軍,你拿這些美女的命開玩笑,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
  「丞相,你這樣責備我,好沒道理!石崇他自家人要殺自家人,關你我什麼事呀?」王敦滿不在乎的回答。
  可以想見,石崇家裡各種生活用品,都是極盡奢華浪費,據說,連廁所都放著一組大紅絳紗的床,各種香料、設備齊全,並且雇用了十幾名女僕,穿著華麗的服飾,列隊在旁侍候客人換衣服。
   另外,石崇在河南洛陽的西北方,築了一座庭園,園中亭台樓閣、小橋流水,都非常精巧,種著各種奇花異草,養著各種珍禽異獸,名為「金谷園」,極盡雕飾奢靡之美。
  石崇仗著自己的文才,親自寫了「金谷園詩序」,被人傳誦一時。不久「金谷園」就遠近馳名,王公貴族爭相拜訪參觀,石崇和她的寵妾們,則在園中過著十分安逸、奢華的生活。
  這些寵妾之中,有一位名叫「綠珠」的,是石崇去交趾國(越南)出使的時候,從當地買回來的歌女之一。因為姿色出眾、歌藝驚人,又聰明伶俐,能很快就把石崇教的歌曲學會,所以石崇很寵愛她。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陣子,趙王司馬倫起兵叛變,自立為帝,跟隨他的人大都雞犬升天,其中一位名叫孫秀的人,就是這樣得到權位。
  孫秀在三國分立的時代,原本是吳國吳郡人,晉武帝統一天下後,投降晉武帝,晉武帝待他不薄,還把姨妹(太太的妹妹)嫁給她,沒想到孫秀後來又背叛了晉朝,投效趙王司馬倫。
  孫秀得到權勢後,聽說石崇的家財可以比國,又有美妾「綠珠」光豔照人,早就想據為己有,可惜一直找不到機會。石崇造了金谷園,奢豪不下天子,孫秀終於逮到機會,乘機向石崇要脅用美人交換。
  沒想到石崇一口回絕。
  孫秀懷恨在心,假傳聖旨,謊稱司馬倫下詔要捉拿他,派兵把「金谷園」團團圍住。
  這時石崇正和「綠珠」在樓閣上飲酒作樂,見到孫秀的人馬,知道孫秀有意陷害,才簡單地對「綠珠」說出原因。
  「綠珠」知道石崇為了保護自己而惹來大禍,十分感動,為了報答石崇的恩情,不肯隨孫秀回去,走到樓閣上一跳而下,結束她年輕美麗的生命。
  石崇沒料到綠珠會這麼做,根本來不及阻止,心中痛苦萬分。
  孫秀聽到消息後也懊惱不已,就把一肚子氣全發在石崇身上,後來還藉故殺了石崇全家。
晚唐詩人杜牧,在石崇被害的事件發生幾十年後,曾經來到「金谷園」參觀,對精緻依舊的「金谷園」,忍不住寫下這樣的傳誦幾百年的著名詩句:
繁華事散逐香塵,
流水無情草自春。
日暮東風怨啼鳥,
落花猶似墜樓人。
石崇算是暴起暴落的暴發戶  也不算是好人
但後來寵愛綠珠  不願交換綠珠惹來殺身之禍的部分
卻被許多詩詞引用  倒讓石崇有幾分癡情的風流外套批上
想到不會用人的項羽  一生征戰 除了自己容不下其他人才
與虞姬在人生最後的一別 虞姬深情的想著眼前的霸王
大勢已去  英雄不再  但仍是他愛的男子  將脖子吻上寶劍
等著心愛的你  別怕 我先走一步 等你
霸王自刎烏江邊  除了遺憾 愧疚 或許還有幾分欣喜 
與一生所愛相逢的期待
古代女人本是被動  等著男人寵愛的
但以上的故事卻以愛 變成被動 以愛將所愛的男人加一層羅曼蒂克的馬賽克
被動的角色  常因無私的愛變主動
一段本算不得善緣的發生  因為這些女人不同的看待
不管是惡霸 梟雄 才子 英雄
對她們只是愛自己的男子  愛自己的所愛   犧牲倒成了成全
想起  歌利王與忍辱仙人的一段惡緣  也因忍辱仙人的不瞋不怒
從另一角度  成全了忍辱仙人的修行  反而記大功一件  種下未來先得度之因
事情  有許多的角度   原來  都可能是善因緣啊!只是單純回到自己!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心心歸心
  • 下一篇
  • 第一道光不是太陽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