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轉折處方見光

卜算子 蘇東坡 逆境
《卜算子•黃州定慧院寓居作》是蘇軾于元豐五年十二月在黃州所作。蘇軾因所謂的“烏臺詩案”,被貶為黃州團練副使。
蘇軾自元豐三年二月至黃州,至元豐七年六月移汝州,在黃州貶所居住四年多。定慧院:一作定惠院,在今湖北省黃崗縣東南。
蘇軾初貶黃州,寓居於此。
蘇軾 《卜算子黃州定慧院寓居作》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  
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  
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這是東坡居士的詩詞中少數
見不到情感的翻轉  有孤寂 驚懼 感嘆炎涼
其他的詩詞在感嘆歌詠之餘 總會看到向上
總會在深淵中透一絲光明
獨獨這首   再於烏台詩案之後  貶至黃州第一年
小人們等待策劃已久  半路的拘捕  設計好一關關的審訊
牽連七十餘人  家族親人也被牽連  無人敢再聯絡  連書信也無音訊
心餘悸猶存 如驚弓之鳥   "驚起卻回頭" 交遊滿天下  此時心中委曲  過程的恥辱  知心無一人"有恨無人省"
詩人寄居寺院 夜晚的驚懼不能成眠  獨自來回徘徊,孤寂的像隻失群的孤鳥。
他的落寞來自於政治上的鬥爭,因鬥爭而興起的文字獄,讓文思泉湧,不擇地皆可出的大文豪,成為縹緲的孤鴻。
寫下恨 
任誰此刻  若能說出光明 只怕是言不由衷
但偉大的靈魂與灑脫的個性 在此事後  卻鍛鍊出更開闊的詩情與人生
之後的幾次貶抑  總能在物質的困頓中找到奮起的力量仰天長嘯的豪情
若在屈辱暗夜中  我們哭過還活著  若能體會孤寂冷沙洲的孤獨
我們就可"回首向來蕭瑟處,   歸去 也無風雨也無晴"
#卜算子  #蘇東坡  #逆境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有待非逍遙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