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待非逍遙

逍遙遊 莊子 有待 因緣
莊子-逍遙遊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齊諧》者,志怪者也。《諧》之言曰:"鵬之徙于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

且夫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風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翼也無力。故九萬里則風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風﹔背負青天而莫之夭閼者,而后乃今將圖南。
蜩與學鳩笑之曰:「我決起而飛,搶榆枋,時則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這九萬里而南為?」適莽蒼者,三餐而反,腹猶果然﹔適百里者,宿舂糧﹔適千里者,三月聚糧。之二虫又何知!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靈者,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聞,眾人匹之,不亦悲乎!
鯤化為鵬 是先有圖南志,也是生命的轉化!是鯤的英雄之旅!生命的轉化  需要諸多因緣成就  但得先抉擇
抉擇本身就充滿了風險  並也決定了本益比  投資必然有其風險
生命境界無好壞,後院的世界與九萬里長空是不同的人生,不需羨慕,小年不知大年!
常常看別人的家  別人的家人  生活   充滿了欣羨   特別有了臉書後   更是只見照片風光好  看不見是鏡頭後的辛酸淚
生命只要還有相待的因緣,便不算真正逍遙!就像還要有條件才能決定自己的幸福   就不算真正的自由
只能努力創造條件  在這點上   飛翔九萬里高空的鵬與後院的蜩鳩  在投入 在等待  並無高下
但只要有圖南之志,便是自身的選擇,轉化的旅程因為自我承擔而逍遙!
也就是自覺的抉擇  甘願的里程   願力較能讓我們具有轉化怨力的能量吧!
#逍遙遊  #莊子  #有待  #因緣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烏托邦的奇想--Zootopia
  • 下一篇
  • 轉折處方見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