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惑

四十不惑 情感 憤怒
論語為政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
孔子說四十而不惑   不惑是甚麼?讓人惑的又是指
各種版本都有人生哲理的教訓  似乎都言之成理
但論語中   他與學生又如何說"惑"
論語顏淵
子張問崇德、辨惑。子曰:「主忠信,徙義,崇德也。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誠不以富,亦祗以異。』」
顏淵:子張問提高品德、明辨是非。孔子說:「以忠信為宗旨,弘揚正義,就可以提高品德。對一個人,愛的時候,就希望他長生不老;
恨的時候,就希望他馬上去死。既盼他長生,又盼他快死,這就是不辨是非。這樣做對自己沒好處,衹能使人覺得你不正常。」
樊遲從遊於舞雩之下,曰:「敢問崇德、脩慝、辨惑。」子曰:「善哉問!先事後得,非崇德與?攻其惡,無攻人之惡,非脩慝與?
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親,非惑與?」
顏淵:樊遲陪孔子到魯國的天壇游覽。樊遲問:「請問怎樣才能提高品德、改正錯誤、明辨是非?」
孔子說:「問得好!吃苦在前,享受在後,不就能提高品德嗎?進行自我批評,不去批評別人,不就能改正錯誤嗎?
忍不住一時之氣,忘了自己和親人的安危,不就是糊塗嗎?」
第一段與子張談的惑  似乎是   感情中的二人  常有的現象  這幾年的生活經驗
有時師生之間  上師與弟子間  甚至   醫生與病人間也有這樣的愛恨交纏
這其中似乎都有情感的因素  自己期待的落空  患得患失  所以一下要生  一下要死
第二段與樊遲談的惑  是一朝之忿  讓自己與家人身處危險之中  
憤怒的確讓人腎上腺素一激發  忘了所有的顧慮與害怕  也因為如此  常常做了後悔的事或者連累無辜的家人
如果從以上的惑 回到為政篇"四十而不惑"  似乎就是人當中年都要有好的情緒控制 與情感修養
而不是談明天理 開悟的 大事情
的確  我們的社會新聞一半是情感  一半是憤怒  若中年仍惑在其中
一則模糊前進之目標  二則行至中年的基業 常毀於一旦 三則 常是一人受害一家受苦
#四十不惑  #情感  #憤怒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安貧樂道是天生?
  • 下一篇
  • 治病石頭湯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