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丑的眼淚

黑白種族 意識灌輸 自信與自我 小丑
《小丑的眼淚》選自十九世紀紅極一時的黑人小丑拉斐爾帕迪拉的傳記故事。綽號「巧克力」的拉斐爾帕迪拉,與發現他才華的過氣小丑福提德,兩人組成當代獨一無二的雙人搭檔,紅遍整個法國。
拉斐爾是一個馬戲團演員,靠扮演野人嚇人,愛賭也愛與女人調情。後來被過氣馬戲演員的Foottit相中,組成黑白組合。然而他一直對於表演並沒有特別專注,甚至在表演的時候跟姑娘調情。Foottit主導的表演與橋段讓巴黎的馬戲團相中  
到巴黎之後,兩人的表演受到了巴黎馬戲團看客的歡迎,薪資也較之前翻了無數翻,然後巧克力先生在這樣的光輝照耀下,越來越失去自我,每天喝酒、賭博,勾搭女人、交際、高調地花錢買車。Foottit提醒他要低調一點,畢竟他是個沒有身份的人。可也不排練新戲,終日沉迷賭與色。  
他完全忘記了讓他過得這樣滋潤的正是他不願意花時間來應付的馬戲工作。還辜負了曾經的戀人卡蜜爾以及他曾經許下的誓言。  
就在他洋洋得意的時候,終於被人告發,進了牢獄。遇上一個宣揚自由平等的黑人。自由平等是沒有錯的,想要獲得別人的尊重也是沒有錯的,但如何讓自己獲得社會的認可?每日卻靠酒精、賭博中放縱自己。自尊心愈來愈強,欲覺得社會的不公不義。再後來發展到惡意辜負Foottit的好意,這樣的大頭症終於讓他與Foottit分道揚鑣,去追逐他一心想要成為正統的藝術家,去排演戲劇。  
他上場了,表演得還不錯,但在謝幕時卻被噓了,被叫著滾回馬戲團。在那個時代的巴黎,黑人依然是奴隸,當然不能演出上流社會的莎士比亞戲劇。於是他憤怒地衝出劇院,卻被賭場的人捉住打個半死。  
後來,他去波爾多的一個小馬戲團給別人掃地為生,患了肺結核。情人與老友始終支持並沒有放棄他。  
法文的 "Je suis chocolat" 「我是巧克力」,就是指「我被愚弄了」或「我被扭曲了」,這種忿忿不平的表達用語就是來自 Chocolat的故事。Chocolat 是世紀之交的法國裡極少數成功翻身打入法國中產社會的黑人,就靠他與搭檔獨創的雙人小丑戲;只是入了中產萬白叢中一點黑,他才漸漸意識到自己的不平等與歧視處境,甚至這個歧視處境還因為自己發明的雙人小丑絕活而變本加厲,變成一個自作孽的矛盾處境,令大時代的小黑人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不知如何自處。
兩人走過小丑最燦爛的時光,但隨著時間和表演中,帕迪拉逐漸對於自我黑人的身分和社會尊嚴有所困惑,同時也看見白人永遠在他身上只求得丑角。甚至無人知道在乎他的真名。海報也以猴子形象戲謔黑人的呈現。
時代的種族的歧視,固然是個環境的氛圍。但我覺更重要的是清楚自己的長處,感恩自己的因緣。若隨著名利日增,"自我"愈大又無法精進專業,委屈感日增也覺得自己被不公不義的社會欺負,在扭曲中靠紙醉金迷找尋認同,只會將大好的機會再往外推。若能藉著自己的知名度與影響力,幫黑人發聲,呼籲社會重視,豈不是更正面的發展。
小丑在台上誇張的肢體,短短的段子,原來是需要精密的設計,掌握節奏的。盡情的逗笑觀眾,是票房也是成就。下台後每個小丑都有自己不足為外人道的心酸。有時,我們看著小丑表演笑,卻很少思考好笑的點是否已經接受某種歧視的意識,或者我們都喜歡看著別人出糗的表演..或者我們的理性都告訴我們"那不是真的,沒關係!"我們的社會媒體,是否也天天像馬戲團,演一些觀眾愛看的意識劇,默默的加強一些意識?!
黑白種族 意識灌輸 自信與自我 小丑
#黑白種族  #意識灌輸  #自信與自我  #小丑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記憶與失憶
  • 下一篇
  • 鐵道員--終極價值的代價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