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紙之月

欲望 仿的何妨 被需要 被重視
《紙之月》,改編自角田光代的同名小說。故事敘述銀行行員梅澤剛轉入約聘職,已婚,無子,
戀上年紀小她許多的大學生平林,為幫忙平林繳交學費,暗中侵佔公款給予平林花用,
隨著金額不斷往上累積、盜款技巧越來越高段、梅澤膽子與胃口越磨越大,包藏太多秘密的氣球眼看就要撐破.....。
紙之月》道出女性在家庭與職場的困境、道出慾望挾帶的哀怨、道出愛心的背後,多的是虛榮與要求回報,
一如小時候”把愛傳給孩子”活動彰顯人與人之間的善意只能短暫維持,捐過錢,安心了,可以繼續過自己的日子,
相較於旁人的短暫熱度,偷父親錢來做好事的梅澤,價值扭曲卻仍自覺正義的種子已然形成。
梅澤對著有著購物慾望的婆婆身上掛著的項鍊說:「妳的項鍊真美,可惜是仿的。」
婆婆笑著回答她:「仿的也沒關係,反正很漂亮。」
梅澤為何會「選擇」出軌?丈夫事業有成又對她舉止體貼合宜,但兩人互動全無熱情,
梅澤買了雙對錶給自己和丈夫,丈夫說:「休閒錶,我打高爾夫球的時候可以戴。」
間接否定妻子的心意(丈夫不想上班戴廉價手錶),甚至在幾天後買了支價格昂貴的錶回送妻子說:「該是時候戴這樣價位的物品了」,
這舉動無疑讓梅澤感到羞辱;梅澤對丈夫感情趨淡,在丈夫身上感受不到自己的重要性,
梅澤會戀上(平林,則是相較於事業有成的先生,平林顯然更需要被照顧被呵護。
人不就希望被重視,不管是關係或工作,都希望被看見。
《紙之月》裡有三個女人,各是人生道路的三種不同抉擇。
一是梅澤,縱容慾望駕馭她的人生。
一是年輕女同事相川惠子,有手段的駕馭男人慾望,獲取所需後也會適時放手,回歸傳統。
一是小林聰美飾演的隅賴子,她對工作百分百付出,她很實際且小心翼翼地防備所有蠢蠢欲動的慾望
她是一個拒絕活在夢裡的人,她的世界就該穩當,不靠男人只靠自己。一輩子守著公司,
行事光明磊落的隅賴子沒有出色的外型,也不像梅澤或相川惠子的擅於討好男性,公司營業額不如預期,
第一個被犧牲的人就是她,公司完全忽略她在職場上的付出與專業,其實也很悲苦。
隅賴子跟梅澤說她也想過拋棄規矩與原則,也想要做自己,可是第二天醒來,仍舊乖乖上班,
把夢留在想像世界,她說她某方面其實是羨慕梅澤的敢於追求慾望。隅賴子的勇敢在於堅守自身原則而不動搖。
梅澤內心是頭寂寞的獸,壓抑許久的情欲獵捕的是「被需要、被看重」的滿足感。
縱容內心的慾望橫流,挪用公款以討好情人,金額從小漸大,行動從小心翼翼到愈發大膽。
「仿的也沒關係,反正很漂亮。」,這話語在梅澤內心迴響殘音,她毫無節制的盜用公款與開銷,
都只是在維持/創造一個表面的完美,完美的情人、完美的人生、完美的「供需關係」,
梅澤心裡清楚她和平林的不對等關係,遲早得要面臨結束,但那也無所謂吧,
本來就是假的東西,壞了也就壞了,至少曾經擁有過一個真實(卻也虛幻)的讓人想要落淚的幸福。
梅澤是個空洞的女性,她用物質滿足平林,再用平林的快樂來填滿她的空虛;梅澤心性貪婪,只是她貪的從來不是錢。
藉著物質的欲望,表達出人性深層的貪愛。是這部影片的高明。
#欲望  #仿的何妨  #被需要  #被重視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朝聖之路
  • 下一篇
  • 失樂園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