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戀戀銅鑼燒

感受自然 活著意義 對話生活
以前痲瘋病被認為是骯髒、會傳染而且無藥可治的疾病,所以得到痲瘋病的人,全部被強制隔離到療養院所,就是要他們去那裡等死,不要破壞正常人的生活,
電影中德江奶奶也是這樣。她在17、8歲的時候被哥哥帶來這家療養院,燒掉了臨行前母親織給她的白色新衣,從此天涯一方。
為什麼奶奶會走出療養院,來到千太郎的店幫忙。奶奶說,因為她看到了千太郎傷心絕望眼神跟當年她放棄走出竹籬笆外的時候一樣。
而千太郎的絕望呢?原來千太郎曾經犯下重傷害罪,不僅蹲過苦勞,還為了賠償被自己打到重殘的受害者,借了一大筆錢,
為了還債才在債主的銅鑼燒店工作。他對過去是如此的悔恨,對現在是如此的絕望。奶奶就是看到他這樣的眼神,才想要接近他,來這裡工作。
千太郎不愛吃甜食 也從沒好好吃完一個銅鑼燒   卻賣起銅鑼燒  
就像很多人做著不愛做也無熱情的工作,似乎扮演著不得已的角色,眼神難免就悲傷起來。被禁錮在小小心靈空間,一輩子!
「光有外皮是不夠的,內餡才是銅鑼燒的靈魂所在」
總是不發一語的銅鑼燒店店長千太郎不堪的過去把自己禁閉鎖在小店面,日覆一日煎著那連自己都不吃的銅鑼燒;
千太郎會把煎壞的餅皮給國中女孩若菜,若菜回到無生氣公寓中,一個人從冷凍庫把餅皮拿出來吃。千太郎與若菜都用沉默阻隔外界的情感。
自稱德江的老婆婆,想要應徵銅鑼燒店職員的工作,不在乎自己髮茫茫齒牙動搖的年紀以及變形的雙手。
一開始千太郎當然拒絕這個荒謬的應徵者,直到吃到了德江奶奶的紅豆餡驚為天人,才決定讓德江奶奶來幫忙準備紅豆餡。
當她看到千太郎原來是用現成的批發桶裝原料當內餡的時候,非常的驚訝,因為內餡才是關鍵所在。
一如千太郎或者若菜,他們的外表跟一般人無異,甚至酷酷的千太郎還有小小的女高中生粉絲團,但是他們沒有用心熬出來的內餡,他們沒有靈魂。
「我也曾有過這樣的絕望,當我放棄走出竹籬笆外的那一刻」
在德江奶奶的幫忙下,千太郎的銅鑼燒店竟然成了排隊名店,就連千太郎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但有一天,客人突然不來了,原來奶奶曾是痲瘋病患者的事情已經在小鎮傳開來。
為了店的聲譽,奶奶辭職了。千太郎與若菜相約來到奶奶居住的痲瘋病患療養院探視奶奶。
「我們是為了觀察這個世界、傾聽這個世界而生」
德江奶奶熬煮紅豆餡的過程會對紅豆說話、會說加油、會傾聽紅豆的聲音、會聞到不同階段紅豆的味道變化。
對她而言,紅豆從樹上到鍋裡的旅程就是生命的讚嘆。
想像紅豆的旅程,從在田園裡聽風聲、小溪的流水聲,再到採集後選豆、曝曬。
就連煮紅豆加糖,也想像成像是相親,她負責讓兩者相遇(紅豆與糖),後續的戀愛發展(食材轉化)就是他們倆的事情了。
對食材尊重,正確料理,讓其發揮最美味。不就是食材的意義,也是對客人的尊重,更是自己專業的莊嚴!
讓人在咬下第一口紅豆餡應充滿讚嘆與感恩吧!走過大樹下常常對著那搖擺枝葉揮手打招呼,
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在療養院死去的人是不能有墓碑的,所以生者會為死者種下一棵樹,因而在奶奶的眼中,樹都是她朋友的化身。
最後,若菜走出那個沒有溫暖的家,當起了高中生,而千太郎離開債主太太的銅鑼燒店,自己擺攤。
奶奶幻化成自己所愛的櫻花,風吹過,便招招手!三個人似乎都離開的禁錮環境得到自由,找到自己的獨特內餡。
現階段的自己,魯蛇也罷,也或許被禁錮在過去的傷痛中。
學習老人家回應萬物的能力,聽聽看看、想想我能看到月圓,所以月圓不就是為了與我相遇。納活在當下打開感受的能力,意義已然具足。
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為了看一看、聽一聽,即使不能成為什麼大人物,也有著我們自己的意義存在。
#感受自然  #活著意義  #對話生活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平淡幸福的危機
  • 下一篇
  • 哈佛沒教的幸福課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